富二代app永久免费

苦苦守候在云归楼外的叶霄终于是等到了机会。几位寒潭仙宫的弟子完成长辈交代的任务后便准备返回寒潭仙宫,叶霄紧随其后。如今叶霄的实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,天骄榜上除了最顶尖的那三人外,其余人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。即便是当初的东方烛照复活此刻也只能在叶霄手中吃瘪。

依靠着隐匿丹药和巽风之翼,叶霄轻而易举的跟踪那几位女弟子来到了天仙湖。他此刻蓝发蓝眉很是怪异,然而他却并不在意此事,他的心思都放在慕容羽仙的安危之上。

那些女弟子们站在湖面上踩着玄妙步伐,进而消失在浓雾之中。叶霄的灵泉之眼早早的便清晰的洞察了她们的步伐,这一处玄妙幻阵虽然离奇,但叶霄凭借记忆要想进去却并不难。

“阴阳列序,乾坤展开!”叶霄即刻召唤出极道棋盘,一个巨大棋盘虚影笼罩湖面之上,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:“果然如此,如果是常人跟踪恐怕就遭了她们的道,这入阵方式男女竟然不同。”

叶霄倒踩之前记住的玄妙步伐,一座神异仙山出现在他的眼前,正是寒潭仙山。他即刻进入山中找了个隐蔽位置藏了起来,等待着夜幕降临。寒潭仙宫神秘无比,叶霄不知道这里潜藏着多少高手,只能谨慎行事。

圣女殿内,慕容羽仙趴在窗边,看着窗外的美景陷入思念之中,她的俏脸被冻得有些发青,“不知道他醒来了没有,如果他听我的话回到了白鹿书院,师尊即便胆子再大也不会正面跟儒家起冲突的吧。”

“师妹,你在想什么?”一个身着绿色衣裳的女子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进来,这女子容貌秀丽只是有些微胖亦或者说是丰盈,她的嘴角还残留着一些油渍。

“夏禾师姐,你又偷吃了?师尊说吃太多凡人之食对修行不好,你看你的嘴。”慕容羽仙递过去一块丝巾。

夏禾将嘴擦干净,解释道:“这羊肉汤是为你熬的,我没忍住偷喝了一碗。师尊封印了你的修为,寒潭仙山上又冷,我怕你受不住。你先把汤喝了,可以御寒。”

慕容羽仙脸上有些动容,更是羞愧难当,“多谢师姐,我盗走了寒溟石髓可能会让你们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享用寒潭石乳液,你真不怪我?”

“寒潭石乳液虽然能辅助修炼但也不是必须之物。我和你其他几位师姐都把你当做亲妹妹,又岂会因此怪你?那寒溟石髓虽然珍贵但也不是什么神器至宝,你就算跟师尊讨要,她也未必不会给你。她是气你背着她偷盗寒潭仙宫的宝物给一个男人,你也知道师尊的事,因为玄帝的关系她失去了最重要的两个亲人,你的行径与当初师叔所为一模一样,她自然会大发雷霆。”

慕容羽仙接过坛子,舀了一碗汤喝,果然身子暖和了不少。林霜妃封住了她的修为,此地的寒冷她的确有些受不住。“是我愧对师尊和你们,无论师尊会怎么处罚我我都认了,这事和他没关系,他甚至不知道寒溟石髓是什么。”

像个孩子一样

“哎,世间男子都是些多薄情寡恩之辈,你莫要被别人几句花言巧语就给骗了。师尊已经散布了消息,说你将在不久之后会被处死,我倒想看看你口中的男子敢不敢来。”夏禾没有对慕容羽仙进行隐瞒。

慕容羽仙闻言面色苍白,手中的汤碗摔落在地上。“师尊真的这么做了?师尊怎么能这样……”

“你看你紧张的,师尊并不是真的要杀你。”夏禾安慰道。

“我不是说这个……师尊是想骗他过来,以他的性格一定会来的。”慕容羽仙担忧起叶霄来。

“你就那么笃定你那情郎敢上寒潭仙宫来救你?”夏禾倒是越来越好奇慕容羽仙那情郎的身份。

坐在椅子上的慕容羽仙抱住夏禾的腰肢,泪水直流,“师姐…我该怎么办?他是我的爱人,师尊亦是我最尊敬的人。我不希望看到师尊伤害他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夜色降临,幽静的寒潭仙宫安静的有些吓人,叶霄发动茫夜仙衣再次融入夜色之中。夏神尊当初送给他的仙衣已经很多次帮了他大忙。寒潭仙山很大,然而建筑倒是很有规律,至少叶霄很容易区分出哪些是核心地区。

他只往那些高大上的建筑而去,哪里守卫越是严密,他便偏向哪里。茫夜仙衣连元仙都能骗过,他倒是畅通无阻。

寒潭仙山顶部, 一座巨大的寒冰院落出现在他眼前,院子里冒起滚滚白烟。叶霄好奇的潜行过去,他借用茫夜仙衣趴在院墙之上,发现那白雾乃是院子里的一处温泉所冒出来的。然而让他惊愕的是那温泉之中一具完美的躯体若隐若现,待他仔细分辨,白雾之中乃是女子洁白无瑕的玉背,然而女子很快便将披肩长发放了下来,掩盖住无尽春色。那长长的头发与叶霄此刻的发色一模一样,也是深蓝之色。

叶霄疑惑之际,一只蓝色的蝴蝶不知何时落在他手边,那蓝色蝴蝶的翅膀上竟然是人眼一般的图案。

“不好!”叶霄心生警兆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谁在那里!”温泉中的女子怒喝道。

叶霄转身就跑,却低估了那女子的手段,只见女子一挥手,温泉之中两股水柱以恐怖的速度激射而去,很快便追上了叶霄,将他冻成了冰雕。

“隐匿手段?我寒潭仙宫饲养的这些灵眼冰蝶就是专门对付各种隐匿手段的,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擅闯本宫的庭院!”林霜妃从温泉中飞出,白色纱衣顷刻间掩盖住她的曼妙身姿。

被冻成冰雕的叶霄当即落入林霜妃的手中,被她带到了大殿之中。

此刻的大殿之中,春草、秋蕊、冬芷俱在,很快夏禾又将慕容羽仙带了过来。

“几位师姐,这么晚了师尊把大家都召集过来干什么?”慕容羽仙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。

春草叹息道:“慕容师妹,人已经被师尊抓到了。”

慕容羽仙闻言面如死灰,“他…他还是来了,他人呢?我要见师尊。”

“不用你说我也会找你!”林霜妃从内室走了出来,将一具冰雕丢在慕容羽仙面前,由于厚厚的玄冰覆盖,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人的模样。

就在这时那冰雕竟然裂开几道缝隙,里面的人有破冰而出的趋势。林霜妃大吃一惊,“竟然能自己解冻!”

冰雕彻底破碎,叶霄如从河里被捞起来一般浑身湿透,这玄冰虽然厉害却依旧不是太阳圣炎的对手。

“叶…叶霄,你为何不听我的话,为何要过来!”慕容羽仙看着眼前的男子既感动又害怕。其他几位弟子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叶霄,尤其是叶霄的一头蓝发与她们师尊别无二致,叶霄至少敢来,让他的印象在几位亲传弟子心中好了不少。

“叶霄?你就是叶霄?那个传闻中获得匠神传承的儒家弟子?”上方的林霜妃问到。

叶霄转过头去,却是和林霜妃一同愣住。

“是你?”“是你?”二人异口同声。

叶霄回过神来,对林霜妃恭敬拜道:“白鹿书院叶霄见过宫主,没想到晚辈那晚遇见的竟然是前辈您。”

林霜妃从座椅上走了下来,却是抓住了叶霄的一只胳膊。“当初你还是黑发,如今为何变成深蓝之色?这…为何寒溟石髓不在你体内?”

虽然林霜妃长的极美,然而修为也是极高,给叶霄的压力极大。“前辈…. 寒溟石髓是什么?”

“这一头蓝发?不可能,短短几日寒溟石髓竟然被你炼化了,怎么可能?!”林霜妃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。

“师尊,千错万错都是弟子的错,他真的不知道寒溟石髓的事情。”慕容羽仙即刻说到。

林霜妃看着叶霄表情异常复杂,她随即问道:“你和她在一起多久了?”

“大概一年多前。”叶霄如实回答。

林霜妃眼眸露出杀气,“区区一年时间就将她的身心都骗了过去,你还真是有些能耐。她本是寒溟之体,却因为失了元阴不再完整,你可知你坏了她的大道通途!”

此事叶霄也听慕容羽仙说过,此刻却不好将责任推到慕容羽仙身上。“此事都是我无知犯下的错误,我会负责的。”

“负责?呵呵。”林霜妃突然说到:“谅你曾救过我一命,这滴寒溟石髓便赠送与你,我也不再追求你潜入我庭院之中偷窥之事,你可以走了,以后休得踏入我寒潭仙宫半步。”

叶霄脸色一变,“那她呢?”

“她?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!她便留在仙宫之中好生忏悔,功法未成之前再别想出去!”林霜妃突然说到。

“叶霄,你走吧。我留在这里挺好的,师尊不会伤害我的。”慕容羽仙即刻说到,她虽然不知道叶霄什么时候救过林霜妃,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,叶霄不被追责,而她只是被软禁在宫中罢了。

叶霄却摇了摇头,“你太小看你这位师尊了,她是想让我们再无相见之日!这些日子我可不保证她会对你做些什么,比如抹除记忆之类的。”

林霜妃眼神一愣,竟然让叶霄猜透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抹除记忆,操控人心,这是邪教才会有的做法,宫主前辈是想要一位活生生的弟子,还是一具听话的傀儡?”叶霄质问道。

“大胆!我寒潭仙宫如何教徒还轮不到你来管!”林霜妃气势突增,竟压的叶霄喘不过气起来。

“我自然管不着你如何教徒,但羽仙的事就是我的事,今日要么我将她带走,要么你就杀了我!岂不更加一劳永逸?又是抹除记忆,又是杀害救命恩人,我倒要看看这寒潭仙宫是否与邪教无异?”叶霄面对林霜妃的盛怒却是毫不退缩。

“你…你当真不怕死?”林霜妃冰情剑在手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出鞘。正如叶霄所言,抹除弟子记忆乃是邪道所为,这种方法培养出来的弟子会缺乏灵性,与培养傀儡无异。而她更不能恩将仇报,一剑斩了叶霄,这与她的道心不符,是会留下心魔的。

“让你走你不走,那你就别想走了!春草、夏禾将他押入寒潭冰牢!”林霜妃一时困惑,只能先把叶霄给关了起来。

“两位美女不要押我,请带路吧。在羽仙的事没有解决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。”叶霄倒是洒脱。

“秋蕊、冬芷,将圣女送回圣女殿。”林霜妃再次吩咐道。

大殿之内如今只剩下林霜妃一人,她眉头紧锁有些头疼,叶霄不只是她的救命恩人,更是儒家传人,何况还传承了匠神技艺。这样的人乃是儒家重点培育对象,杀他便是跟整个儒家作对,很可能会惊动儒家的神境高手。寒潭仙宫虽然背景深厚,但强龙不压地头蛇,此事还需要她认真考虑。

“两位师姐为何一脸恨意,不知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们了?”叶霄被押入冰牢之中,此地防守却并不严,叶霄是自愿留下的她们又不担心叶霄会逃。

“呸,别和我们说话,我们是邪教中人,哪配和你这个儒家弟子交谈。”春草瞪了叶霄一眼。

叶霄这才明白之前骂寒潭仙宫是邪教,得罪了眼前的两位师姐。

春草和夏禾却是根本没理叶霄,上好牢门的锁之后便直接离去。不久之后林霜妃的身影却是出现在大牢之中。